公告: 哈尔滨乳腺癌春季高峰论坛会议通知
科普保健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

0451-51163277

黑龙江省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王岗大街663号(东方国际中心)1616室

话:0451-51163277

网址:http://www.hpam.org.cn

邮箱:10000@hpam.ac.cm


管理部:谢玉富 13903610426

项目部:杜金光 13314518234

联络部:张忠勤 18904881555

财务部:雷 鸣 13339516180

宣传部:胡 光 13045176533

Q Q:332208980   

微信:13045176533

邮箱:332208980@qq.com



科普保健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普保健 > 美籍华裔医生:全球尚未意识到疫情的危害有多大?

美籍华裔医生:全球尚未意识到疫情的危害有多大?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06日

   美籍华裔医生:全球尚未意识到疫情的危害有多大?

  2020-04-06 10:14

  按這裡可在新視窗開啟 或 按 CTRL+Mouse捲動 可進行放大/縮細

  纽约市因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引起的死亡人数激增,多家医院外都放置了冷藏卡车作为临时停尸房。图为布碌崙医务人员在医院外搬运尸体。(Stephanie Keith/Getty Images)

  对于新冠肺炎疫情带给人类的可怕危害,有一位美籍华裔医生发表看法与预测。

  【2020年4月6日讯】

  海外微信公众号《美国咖资讯网》上刊登了一篇文章,是一位美籍华裔医生对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带给人类的危害发表看法。 看中国网站 禁止建立鏡像網站。



  美籍华裔医生:全球尚未意识到疫情的危害有多大?

  内容节录如下:目前,全世界都还没有意识到这场疫情带给人类的危害到底有多大、时间到底有多长。迄今为止,全世界估计还没有多少人来得及做一次全面、深刻而又富有前瞻性的理性分析。事态的发展已在各个方面无数次击穿了我们的想像力,因此并没有多少人意识到,全球正在面对一个人类踏进文明门槛以后从未遇见的全球性大毁灭。

  有许多中国留学生现在从美国、欧洲回来躲避瘟疫,以为躲完风头之后就可以再回欧美继续求学、工作。可是他们哪想得到,他们这次回到中国,很可能就是单程旅行,再也不能返回欧美去了。也许要几年或十几年过后,欧美的那些著名的大学才会重新开启尘封的大门。

  然而,今年年初的这场疫情,对中国来说,却有着从1840年以来非同一般的意义。依照新冠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凶残而狡诈的特性来看,人类于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将其彻底消灭,可预料,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整个地球皆会在病毒及其各级变异后代的轮番进攻的滚滚狼烟中瑟瑟发抖。

  人类的生存很可能进入这样一个模式:

  1.病毒以“候鸟模式”在南北半球之间来回流行传播,整个地球就在这种周期性中痛苦呻吟。

  2.“断航”、“封国”、“封城”与“蛰居”将成常态。这些极端的抗疫方式,将会成为各地的人们在生活中随时可能遇见的常态,全人类的生活都退缩到了仅满足于生存基本需求的底线,社会活动受到了严重的压缩,发展空间萎缩到了最小程度。

  3.人类的总人口数量、生存品质,将会断崖式地急剧下降。第三产业将会遭受到重创,金融业、文娱体育产业、旅游业和餐饮业将会惨不忍睹。全球化1.0正式解体,社会平均生产力水准将大幅度下降,科技文化水准将会大幅度倒退。

  4.全球的政经格局将出现一轮又一轮的重新洗牌,大范围硬杀伤战争爆发的机率将大幅下降,但小规模的高烈度局部战争的爆发频度将急剧增高。其中,以人类生命当攻击目标的生化战争将成为重要形态,甚至是主要手段。

  5.相对于世界范围的生产总量而言,77亿的全球总人口显得绝对过剩。所以,大自然将以其自有的残酷方式直接或间接地淘汰十亿、二十亿甚至更多的人。

  人类是否能通过研发疫苗跟新药来战胜病毒?

  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这病毒堪称一个完美的杰作,就像是一首宏大的交响诗一样精妙复杂且又巧夺天工。人类在历史上,从未出现过这样强大的全能型的纳米级对手,并不像是一个自然产生的病毒。

  这病毒是一个单链的冠状病毒,很不稳定,非常容易出现变异(该病毒的设计者在一开始看中的便是冠状病毒这个特性),仅在2月12日之前,病毒的进化树上至少就已经有了5个单倍型。

  往后,在世界范围内的大流行过程当中,病毒必然会产生越来越多的变异,并繁衍出越来越多的亚型,甚至可能跟别的病毒形成重组,突变演化出一些全新种类的超级病毒出来。如有人发现3月8日之前,美国华盛顿州的一个病毒毒株已有了26步突变,在法国境内的毒株有18步突变。

  一种被动的但可以最广泛使用的对抗手段,就是生产出对付该病毒的特定疫苗。不过,疫苗的研制周期最少需要几个月甚至是一年的时间,远远小于病毒的变异速度,也就是说,如果在没有有效药物介入的情况之下,人类实际上就是在骑着自行车追赶着病毒的高速列车,越追越远,越死越多。

  在退一步说,即使半年或者一年以后,能够对付病毒的疫苗和药物研制出来了,可是,这些疫苗和药物能够对付病毒各家族中不断形成的新的亚型吗?如果那时病毒产生了更大程度的突变,人类又该怎么样来应对呢?

  据冰岛媒体“雷克雅维克秘闻(The Reykjavík Grapevine)”3月25日消息,该国内一名肺炎患者被检测出同时被2种病毒的感染的情况,其中第二种是原始病毒的变体,也是冰岛首次发现受双重病毒感染的患者。而且,冰岛科学家已在国内发现了40个病毒变种。

  关键词:

  新冠肺炎

  医生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责任编辑:许天乐

  <>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     

联系电话:0451-51163277

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王岗大街663号1616室
首页学会概况公告通知新闻综合视频专栏龙江医学论坛专家风采分会建设联系我们
备案号:黑ICP备16007977号
×

二维码